总是很穷,也一直很困。
重要的事情会无意识重复三遍。
人狗性冷淡,绝对不是骗人的,但混熟了以后经常犯蠢也是真的。

肉食主义者,各种意义上。

另一个世界的你

    5.29叶修贺文
    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

     他是另一个世界的叶修。

     刚刚搜了苏沐秋和十年前H市XX路六月十日的车祸资料。

     楚云秀将这两句话发出去后,抬眼看向那个穿着黑衬衫,懒洋洋靠在钢琴上的,另一个世界的叶修。

      “我要开始录像了。”楚云秀点开相机的图标,举起手机,将镜头对准叶修。

      屏幕中的叶修直起身子,打开琴盖,白皙纤长的双手优雅的搭在琴键上。抬手按下琴键。清澈的潺潺流水从他的指尖倾斜而出,带着风的轻柔,花的芬芳。随后,雨,悄然落下。

     他们没有一丝防备,就被淋成了落汤鸡。好好的春游就这样被大雨摧毁。而那把陪伴了苏家兄妹十年,早已不堪负重的旧伞就是在那场急雨中报废的。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苏沐秋脸上挂着笑,抓住他的手,向避雨处跑去。

     叶修现在满脑子都是苏沐秋,十年前的,十年后的。那些回忆,不论是喜悦还是痛苦,都化为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入时间的长河中。

    但是那条属于他的河,不在这里。

    雨停了,但水仍在缓慢的流动。

    轻微的开门声象征着另一场雨的到来,琴声再次变得轻快而又沉重,直到一切结束。

     “好久没看到你弹钢琴啦。真难想象你在音乐厅演奏的样子,如果哥哥看到了,肯定会笑个不停。”苏沐橙和叶修并肩坐在一起,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那家伙。”叶修一脸嫌弃的开口,“当初我第一次发专辑,他看到封面笑了我整个星期。第一次开音乐会,他穿得人模狗样的,却睡了整整两个小时。就知道浪费我门票。”

     苏沐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楚云秀安静的离开琴房,轻轻合上门,靠在墙壁上将微博发出去。

     @楚云秀V:想见另一个叶修吗? 秒拍视频 
     一分钟前来自微博客户端
     转发[3] 评论[1] 赞[3]
      [热门评论]
     @馒头是我的:首杀!
    
      “秀秀,秀秀。”苏沐橙拉着叶修的手腕,兴冲冲地推开门,“快看,穿军装的叶修。”

       “刚刚不还是钢琴家吗?”楚云秀抬起头,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叶修慢悠悠的走出琴房。她吹了声口哨,走上前朝叶修的腰拍了一记,“身材不错啊!平时你要是也穿成这样,我和沐沐带你出去多有面子呀。”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苏沐橙笑嘻嘻的挽着叶修的胳膊,“正好我新买了几件衣服,叶修到我们房间去试试吧。”

      “我怎么有种不妙的感觉,不是女装吧,沐橙。”叶修苦笑,忍不住回想起以前被沐橙缠着穿女装的日子。

     “叶修穿女装的样子我还没见过呢,沐橙你拍照了吗?”楚云秀挽住叶修的另一只胳膊,向电梯口走去。

     “拍了拍了,等回房,我上QQ让柔柔把照片找出来,后天回国你就可以看到了。”苏沐橙身体微微向前倾,侧头跟楚云秀形容叶修女装的样子。她们讨论的好不热烈,只是苦了夹在两个人中间的叶修,不得不听苏沐橙将他的黑历史一一曝出。

     “真想不到啊,老叶。”楚云秀按下向上的按钮,“你竟然穿过那么多女装,啧啧,你不会有异装癖吧。”

     面对楚云秀的调笑,叶修只是忧伤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谁叫我天生丽质自难弃呢。”

      对于叶修一贯的不要脸作风,楚云秀早就习惯了,她也只是轻飘飘的丢下一句,“那我对后天的归国之旅就更加期待了。”

      反正那又不是‘我’,叶修如是想到,死贫道不死道友嘛。他脸上挂着满不在乎的笑容,语气平淡,“电梯来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清亮而又熟悉,喋喋不休的男声让叶修面露难色,“黄少天?”叶修扭头看向苏沐橙确认。只见她忍笑,点了点头。

     “我靠。老叶!?你这是什么打扮,大白天的左拥右抱成何体统!说好只是妹妹呢连苏妹子都不放过,连楚云秀你都敢碰真是饥不择食啊!还有你们这对狗女女不是成天搂搂抱抱的,说只做彼此的小天使呢。姐妹为一个男人反目本来就不应该,更何况是为了老叶这样邋里邋遢的老男人,为了你们的友谊我就把他带走了。”黄少天义正言辞地将叶修拉进电梯,喻文州则站在一边坦然自若的按下按钮,然后一脸歉意的开口,“抱歉,电梯已经满载了。”

    楚云秀冷笑一声,只见屏幕上的数字从11跳转到12。数字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姿态冲上了,20。

    “秀秀,我们去逛街吧。”苏沐橙拉住她的手,“叶修,自己会和他们说清楚的。再说了,后面的叶修,认不认识我们都还是个问题呢。”楚云秀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但又很快反应过来。她反握住苏沐橙的手,“在其他世界的叶修认不认识我们,这件事我不知道。但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不管是哪一个世界的我,都会认识你。”她的口吻是如此坚定,苏沐橙听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但是却有一件事,被苏沐橙猜的分毫不差。
     “你们是谁。”身着银灰色西装的叶修坐在长沙发上,扫过出现他面前的七个人。

     “喂,叶修你!”孙翔一听到叶修的话就气得喊出来,却又突然想起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叶修这一事实。但是,他看向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解开两颗扣子的白衬衫露出他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他的头发不像叶修一样乱七八糟的,长到脖颈。他头发剪得很干净,看得出来是有专门打理过的。

      可那不是叶修,至少这个会问你们是谁的,不是那个叶修。不是那个会说,我其实很喜欢你的叶修。孙翔有些难受,平行世界这个概念从来没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而他也从来没想过,另一个世界的叶修根本没玩过荣耀,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在场除了‘叶修’外,都抱有这种想法。在这里,提到荣耀,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叶修。他们的荣耀,或多或少都受到叶修的影响。

      “你们还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叶修的表情一如往昔,带着嘲讽。张新杰坐在他的右侧,将手机递给他看。喻文州顺势坐到叶修的左侧,笑着说,“前辈,不如和我们讲一讲你那个世界。”叶修没应声,专注地看着手中的手机。

       黄少天瞪大眼睛,大喊你们真狡猾,却快速地拎起一个椅子,放在叶修面前。周泽楷和他同时反应过来,动作却比他慢上了半拍,遗憾只能将椅子摆在旁边。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抢下剩余的位置。
      “等等。”叶修才把手机上的内容看完,抬头却发现自己被围住了,不禁有些头痛,“这样好吧,你们十个人各问一个问题,我依次回答。”

     众人对此表示赞同,孙翔憋着一口气抢在所有人之前开口,“你,是做什么的。”他的口气有些生硬,叶修想了想刚才看的资料,‘我’和他的关系应该不怎么好。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继承家业,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总裁。那么,下一个。”叶修语气平淡,完全没有理会在得到答案后一脸懵逼的众人视线落在了孙翔身边戴眼镜的男子。

      “那叶神你十六岁的时候,是在B市还是在H市呢。”肖时钦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他有多紧张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叶修是离家出走打游戏这件事还是他在嘉世,听喝醉的陶轩说的。想来平行世界的转折点就应该在这里了。

     “不,我在B市。”叶修对他的问题感到新奇,“这个世界的我连这件事也跟你说了?”他对此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照百度百科上所说的眼前的男子应该跟他并不是熟识,但是他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有趣。叶修躺在沙发上,看向远远坐在另一个小沙发的男性,“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在你的那个世界,我们赢了吗?”王杰希问得问题很普通,但是叶修却答不上来。

     “抱歉。”他有些无奈地说,“这我不太清楚。”
气氛再次降到零点,周泽楷抿唇,正要开口问些什么。张佳乐却抢先开口。

    “那你玩过XZ吗?”张佳乐说的是在荣耀开服前关服的一款老游戏,他就是那个游戏里和叶修认识的,只是后来他并不知道那个一叶之秋就是朽叶。

     “玩过。”叶修这次回答得干脆,但是下一秒他就消失在他们面前,就像刚刚的叶修一样。

     “你们干什么呢。”叶修推开门,就看到一群人围成一团,张新杰和喻文州中间还空了一个位置。这种古怪的坐法让他想要关上门重新再开一次。

      “老叶,你知道吗刚刚另一个世界的你突然消失的。我靠,周泽楷你就会耍这种把戏吗?亏老叶平时还夸你纯良乖巧,简直不要脸。”黄少天眼睛一亮,正准备越过周泽楷扑上去,却被他用椅子拦住。周泽楷起身,抢先一步抓住叶修的手。

      “另一个前辈,不认识我。”周泽楷澄澈的黑眸看着叶修,好不委屈的样子。叶修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只好轻声安抚。

       “马上要到我睡觉的时间了,我先走了。”张新杰抬手看了眼手表,便起身向门口走去。在于叶修擦肩之前,他停下来脚步轻轻吻上他的侧脸。

     “这是赔偿。”张新杰冷静的向叶修分析自己之前受到的惊吓,最后留下一句回国再说,就离开了房间。他们陆陆续续地离开,有的在离开前说了很多,有的一句也没说。最后只剩下喻文州一人。

    “你后悔吗?叶修”喻文州这样低声问道。

    “比起你其他世界的辉煌威风,你的职业生涯的绚烂就像昙花一现,最后留给你的只剩下痛苦。那么,你后悔吗叶修。”后悔触碰荣耀,后悔同我们相遇吗?他抬眼望向叶修的眼睛,那双黑瞋瞋,永远发着光的眼睛。

     “当然不。在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叶修是这样回答他的,没有一丝犹豫。

     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不论是作为一名职业选手还是与你们相遇。

评论
热度(1)